二十 多年的看球岁月

发布时间:2018-08-18 12:19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一个平常的夜晚,失眠与我不期而遇。在黑暗中闭着眼,若有所思。若隐若现中,一缕韶华,用足球推动时光。如今我在路途中时不时看看背影,随之发现,果真是流水光阴,岁月如梭。生于八十年代,成长于九十年代的人,有

  一个平常的夜晚,失眠与我不期而遇。在黑暗中闭着眼,若有所思。若隐若现中,一缕韶华,用足球推动时光。

  生于八十年代,成长于九十年代的人,有很多可以拾起的童年记忆。而有关足球,除去我们在楼下草地上踢球的回忆之外,永远有一个绕不开的词语“意甲”。

  球迷总有这样的习惯,用赛季记录时间,用球衣区分信仰。我这个年岁的球迷,爱上足球的理由大致相同:体育课上与足球自由的奔跑、学校里班级的比赛、写完作业后楼下的分伙对战以及亚平宁赛场上的风风雨雨。

  星期天的晚上,父辈们经常因足球而聚会,打开克利策干啤,佐着些简单的食品,就开始了享受足球的美好时光。

  那个时候,各年龄层的人都是刚开始接触世界顶级联赛,信息不那么发达的时代,父辈们鲜知皇马曾数夺欧冠,拜仁曾称霸欧洲。他们眼里,最强大的足球在意大利。

  那个时代看球的过程并不似现在我们这般悲喜交加,多的更是些平和,纯粹用欣赏眼光去理解足球的态度。

  我们可以诟病那个年代的球迷接触的足球文化不够多元,我们也可以质疑那时候准时守候意甲的球迷是否了解更多的足球历史。但那种单纯的热爱,朴素间却让人回味无穷。

  九十年代没有现在这般丰富的网游、手游。家里的任天堂,往往是以寒暑假的度假工具角色出现。在被学业充斥的童年里,足球是全班男同学沟通交流的最好介质,我们通过体育课的足球游戏寻找快乐,因足球结识朋友,由单纯为了玩到喜爱,然后开始看球。

  意甲,那个年代的流行元素,因为父亲的爱好,我成为了一个看球很早的孩子。虽然看不懂但我可以记住队名和人名,然后上学时就可以像“鸿儒”一样给同学们讲红黑色是AC米兰,蓝黑色是国际米兰,黑白色是尤文图斯......

  我的讲解也激起其他同学的兴趣,慢慢地班里男同学时不时讨论意甲就成了家常便饭,我们也在体育课上学习那些球星的踢球动作。

  还记得我们班一个同学,因为看了场比赛而迷恋上斯库赫拉维,所以在踢球时恨不能什么样的球都拿脑袋去顶,后来,他的脑袋上缝了四针。

  费拉里斯的蓝色充满激情,我最早迷恋的球队是桑普多利亚,起因是父亲给我买的一件球衣和维尔乔沃德,那时看桑普的比赛就是周末最美好的时光。我喜欢那种生活和那样的足球,我在看球时会时不时地询问父亲,就这样开始愈发了解。

  小伙伴们似乎也是在跟我走同样的路线。当然他们也各有所爱。世界足球的精华那时都在意甲,米兰在辉煌的九十年代网罗了国内大量拥趸,从三剑客到萨维切维奇,阿尔贝蒂尼,故事被父辈们一遍遍地讲述;

  尤文图斯九十年代的攻击线华美、高效,喜欢齐达内的人有幸见证了大师走向传奇的岁月;

  如果喜欢略带些感伤元素,那么国米和佛罗伦萨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打动你的内心。九十年代的意甲,绿茵豪杰们的爱恨情仇,让成长在那个年代的国内球迷极度幸福。

  我们在课间争执,究竟谁是最强?是金发的西格诺里,还是坦克般的维埃里?是青年才俊内斯塔,还是勤勉的科斯塔库塔?在争执中我们长大了,争执如旧,热爱意甲如旧。

  前些日子,我和一个球迷朋友在饮酒的过程中讨论起了通过看球而收获的种种,一时间回忆翻涌。

  懂事的年纪,巴乔的经历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并不完美,也许遗憾更让人刻骨铭心。

  在脑海的潜意识里,忠诚和宽厚总会是人生最重要的信条,我小时候看过巴蒂的比赛,长大后见证了托蒂二十四年的坚守,做人是不是就应该像他们这样,勇于担当。

  谁的人生之路上没有些磕磕绊绊,谁的成长不经历雨打风吹,如果你因些许胆怯而不敢前行,那么请看两眼内德维德,之后你便会步履铿锵。

  是的,足球确实会影响价值观,二十多年的看球岁月,意甲早已融入生活,贯穿我的青春,让我找到生活的快乐,并助我完善自身品行。

  2006年,意大利夺取世界杯冠军,但是意甲电话门事件却让足坛蒙上阴影。当时我天真地以为,对于强盛的意甲,这只是偶尔的一次歪路,不久就将烟消云散。

  但是时至今日,意甲却似乎还没有找回昔日的荣光,我如今依旧看意甲,虽遗憾不复当年盛世,但也并无沮丧之情。辉煌和没落相辅相成,才是世事最真实的写照。

  那时,看球的父辈们已经老去,看球的我们已经而立。那个时代意甲的荣光已溶解在看着他们踢球的那一批人的血液中,以不同的方式浮动在生命里,不停地追想、怀念。